200多年来标榜自由、民主、人权的美国,如今被火与怒笼罩。5月25日,美国明尼苏达州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窒息死亡,由此引发的抗议示威在全美迅速蔓延,多地持续大规模骚乱,暴力冲突愈演愈烈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美国目前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截至6月3日,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80万,死亡病例超过10万,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。弗洛伊德的枉死,再次揭开美国种族歧视的脓疤,与政府抗疫不力交织发酵,民怨沸腾。

种族歧视是这部“美式灾难片”的历史和现实背景。黑人遭遇暴力执法和不公待遇在美国并不鲜见。2014年,纽约一名非裔男子加纳被警察勒死,引发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的反对警方暴力运动。1992年,因法庭宣判4名殴打黑人的白人警察无罪导致洛杉矶骚乱。1968年,黑人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遇刺引发全美骚乱。这些仅仅是美国社会种族问题的缩影,而抗疫中的种族歧视,更加淋漓尽致地体现了美国驰名全球的“双标”。统计显示,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裔占22.4%,明显高于其人口占比的12.5%。据芝加哥市政府统计,尽管非裔不到全市人口三分之一,该市却有超过一半的确诊病例以及72%的新冠相关死亡病例是非裔。经济收入不均和医疗资源享用的不平等,使少数族裔在疫情侵袭面前格外脆弱。

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是这部灾难片的故事主线。过去30年间,美国最底层50%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,2018年贫富差距创50年来新高,最富有的10%家庭占有美国全部家庭净资产的近75%。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更是扼住了美国的经济命脉,国内需求和实体经济下滑难以逆转,股市多次熔断,经济增长陷入停滞,阶级分化更为鲜明。据报道,弗洛伊德被捕前处于失业状态,警方逮捕他的理由是所谓使用20美元伪钞消费,荒唐至极。疫情之下,无数个“弗洛伊德”在不平等的社会制度下如刀俎鱼肉,在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美国夹缝中求生存,上演一出又一出人间悲剧。

政治操弄是这部灾难片的“潜规则”。发生在总统大选年的弗洛伊德事件自然成为政党博弈的战场。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宫发表讲话,指责一些州和地方政府没能采取行动保护居民,并称各州和各城市如不立刻采取行动止暴制乱,将直接部署美军解决问题。“特朗普之心,路人皆知”。其言论有意煽动支持者群体,迎合白人铁杆选民意向,为其竞选连任增添“带血”的政治筹码。继“病毒政治化”后,特朗普又一次施展自己的惯用伎俩,前者以人民的生命健康为代价转嫁责任,后者则以人民的平等权利为代价换取支持。可悲的是,无数被疫情夺走生命的美国患者和站在游行示威队伍中的美国民众,在“最美的风景线”中,被压在膝下,无法呼吸。

57年前,马丁·路德·金“我有一个梦想”的呐喊依然萦绕在世人耳畔,而今天,反对种族歧视的示威者却面临疫情和死亡的威胁。梦想有多美好,现实就有多残酷。双重悲剧下的美国政府应当及早醒悟,只有团结协作才是抗击疫情的人间正道,只有生来平等才是抚平种族疮痕的对症良药,停止政治操弄,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

 
关键词:
责任编辑:焦元
分享到: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